圖片
圖片

延吉公安抓獲25年命案逃犯

作者: 通訊員 李鵬

絕不放棄一起積案,絕不放棄一絲希望。偵破一起陳年命案,降魔之劍也遠遠不止經過十年的磨礪……25年前,延吉市內發生的一起搶劫殺人案,讓一個無辜生命遇害。25年中,延吉警方始終未放棄對涉案主要嫌疑人的追捕。11月12日,隨著本案中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朱某浩在東莞被成功抓獲,這起惡性案件終于塵埃落定。

 

25年來,朱某浩不敢與人接觸,不敢主動社交,只能以打零工來為生,案件發生后,朱某浩便走上了逃亡之路,這必然是一條充滿痛苦與悔恨的逃亡之路。

 

一名手持“大哥大”的男子倒在血泊中

 

1995年11月12日,朱某浩、曹某、李某三個年輕人為了“整點錢”,從敦化來到延吉。當晚,他們便在延吉西市場附近尋找目標。路邊正好走過手持“大哥大”打電話,樣子闊綽的男子,朱某浩立即讓曹某打了一輛出租車在遠處等著,他和李某倆人攔住男子。而該男子身材健碩,為了能“順利”搶到錢,朱某浩先捅了男子幾刀,男子隨即失去反抗能力,昏死過去。朱某浩與同伙翻遍男子全身,搶走了“大哥大”和6000元錢。

 

案發后,朱某給曹某200元錢,朱某1000元錢,讓他們各自逃匿,自己帶著剩下的5000元錢和“大哥大”跑到姐姐家,謊稱是朋友讓他代為保管。 幾天后,冷靜下來的朱某浩,深知案情嚴重,偷偷回到姐姐家取回錢和“大哥大”,輾轉到哈爾濱又把“大哥大”賣了,然后一路南下逃竄,而這一逃就是25年,再也沒回過東北。

      

幾代民警追蹤“終于找到你”

 

接到報警后,延吉公安機關迅速成立專案組,全力開展案件偵破工作,并很快將本案中兩名嫌疑人抓獲,但是,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朱某浩早已遁影無蹤。

 

25年間,延吉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的民警換了好幾撥,卻始終沒有放棄過對朱某浩的抓捕,每一位新任刑事偵查大隊長的文件柜內都擺放著這份厚重的案件卷宗。

 

“這個案子就像烙在了心里,伴隨了自己10年刑警生涯,沒事就翻開卷宗尋找線索。”現任刑事偵查大隊副大隊長李松春回憶,10年前,作為刑事偵查大隊重案中隊的偵查員跟隨時任中隊長的金成一從老刑偵民警手里接過此案,對于始終沒有將逃犯朱謀浩抓回來,耿耿于懷。10年來,大隊每年都會對該案件進行梳理,每年都會有疑似的線索,但興沖沖的調查之后,卻是一個個失望的結果,朱某浩像人間蒸發一樣杳無音訊。

 

2011年,“清網行動”中,專案組再次做朱某浩家人的思想工作,希望能以此作為突破口勸導朱某浩投案自首,可通過系列調查發現,這些年,他從未與家人聯系過,也沒有辦理過二代居民身份證;2018年,延吉市公安局黨委高度重視積案的偵破工作,組織開展了“命案積案逃犯攻堅戰”,拉網式排查每一起案件,成立了針對每一起命案積案的專案組,經過不懈努力專案組終于獲得朱某浩有可能在南方某工地務工的線索。經過專案組對線一年多的索抽絲剝繭,朱謀浩的生活軌跡漸漸走進了偵查員的視野,2020年11月12日,按照崔昌鉉局長的部署,由刑事偵查大隊大隊長金成一帶領隊的抓捕組,時隔10年再出發,在當地警方的協助下趕到朱某浩所在的工地,在朱某浩愣神之際,大家一擁而上,將其按倒在地。10年追捕路,終于一朝將嫌犯擒獲,金成一和李松春也難掩激動和欣喜。

 

“朱某浩!”李春松回憶,抓捕現場,當我喊出他的名字時,朱某浩一下子僵在那了,因為他也從未跟別人提過自己的過往,已經25年沒有人叫過他這個名字了,他也深知來找他的一定是對他知根知底的警察。

 

 

惶惶不可終日的逃亡路

 

25年前的那場搶劫的回憶,朱某浩始終揮之不去,卻又不敢仔細回憶的過去。但是有一點他是肯定的,如果當時不是持刀捅人,他不用躲藏25年,不至于父親故去了都不知道。

 

據朱某浩交代,案發后,并不知道他捅的人是否有生命危險,“知道這個事不小,趕緊跑吧”,就逃竄到了外地。經過考察,他發現南方經濟發達城市外來打工人口較多,口音混雜,適合長期居住,于是在這里定居了下來。半年前,輾轉到了東莞打工,對外以陜西、西安人自居。

 

“聽到警笛聲心里就突突,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多年的逃亡生活,朱某浩像一只驚弓之鳥,生活的戰戰兢兢。盡量住在工地、郊區等地方比較偏僻,很少有警察出現的地方。但是一旦出現警車,就害怕是來捉自己,馬上東躲西藏。

 

在深圳生活期間,苦于沒有身份信息,朱某浩靠撿身份證、記住他人身份證號碼來應對警方身份查詢,在工地打零工維持生活。經常住十幾個人的“大車店”里,一張通鋪睡十幾個人。有時候沒錢,只能忍饑挨餓。后來,才逐漸能夠解決溫飽。碰到工地拖欠工資,朱某浩連討要的底氣都沒有。需要朋友,卻不能與朋友深交,這讓他陷入了深深的孤獨當中……

 

“想過自首,但始終沒有勇氣。”生活上的窘迫,精神上的空虛,不敢與人交往的恐懼與夜深人靜時的孤獨,讓朱某浩飽受折磨,但始終沒有勇氣回來自首。

 

回憶過往悔不當初

 

落網時,48歲的朱某浩蒼老而憔悴。面對民警的突如其來,早已厭倦逃亡生涯的他,沒有掙扎,臉上反而露出一絲解脫的神情。 

 

從東莞押解回延吉的路上,朱某浩告訴民警,逃亡這么多年,無時無刻不在思念家鄉,經常在網上用實景地圖看家鄉周邊的變化。得知父親已經故去,他提出了一個特別的要求,想看看母親的照片。看完母親的照片后,朱某浩淚流滿面。

 

“怕被抓,也怕家人徒增擔心。”從朱某浩逃離后,他就再也沒有和家人聯系過。被審查時,朱某浩感嘆,“這些年的生活簡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潛逃的生涯很難過,一直處于擔驚受怕中,最難過的還是想念親人。好多次想偷偷回家看看父母,但一直沒有勇氣回來。如果不是被抓了,他還是會選擇’消失’下去,直到某一天客死他鄉”。回想起自己犯下的罪行,朱某浩悔不當初。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經過延吉警方幾代偵查員的不懈努力,隨著本案中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朱某浩落網,這起塵封25年的命案終于塵埃落定。

 

 

版塊推薦

法制時間軸

圖片
圖片

省內要聞

圖片
圖片
(^ω^)MG星尘爆分技巧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是 北京pk10赛车在线计划 点点币挖矿 信阳我爱棋牌游戏下载 贵阳微乐麻将棋牌辅助器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亿客隆彩票欢迎你 湖北11选5软件 极速快乐十分app ag电子竞技俱乐部fc战队 安徽25选5开奖信息 新浪竞彩篮球大小分 北京赛车pk10计划下载 以太坊交易平台合法吗 美女棋牌娱乐 山东麻将机安装遥控器